當前位置:首頁 > 營銷戰略 > 正文

李經緯怨政府不賣健力寶給他 告訴李寧注意營銷

信息來源:未知作者:網絡發布時間:2013-05-06瀏覽:我要評論

  4月26日,廣東省佛山市三水殯儀館。送別的花圈擺滿了禮堂并延伸至院落中,體育界人士、當地政府官員、經銷商們等均以個人名義送上花圈。現場不少人都動情落淚,紛紛用手臂上佩戴的毛巾拭淚。李寧、李鐵、李小雙、李大雙等人向李經緯拜祭后也潸然淚下,禮堂內氣氛凝重。

  2013年4月22日,健力寶創始人李經緯病逝,享年74歲。

  追悼會簡短低調,在宣讀了致哀人士名單和兩份唁電后,只有李經緯的長子李健東致詞:“父親的一生都在登山,攀了一座又一座。即使晚年在輪椅上度日,依然念念不忘攀登他心中的山。人生無常,先父一生的功與過自有公論。”

  追悼會之后,健力寶方面在酒店宴請各方來賓,每個桌上擺放著在很多城市都已經買不到的健力寶飲料。

  這次,或許是李經緯的名字,最后一次這么密集地出現在公眾視線內。

  在三水,當地流傳著這樣一副對聯:三水流三水,盛產水稻水泥與魔水;龍人傳龍人,迭出人類人萃儕強人。對聯中,魔水是名噪一時的健力寶,強人是其創始人李經緯。而對于李經緯來說,成也魔水,敗也魔水。

  輪椅上的十年

  2002年1月15日,三水政府與空殼公司浙江國投簽訂協議,將健力寶75%的股份作價3.38億元轉讓。簽約儀式上,李經緯“含淚仰天,不發一語”,9天后,李經緯突發腦溢血,從此再也沒有從輪椅上站起來。

  此后,家人將李經緯接到廣州進行治療。為了方便照顧父親,二兒子李健軍辭掉了工作,幾乎寸步不離地守在父親身邊,直至病終。李經緯喜歡有人說話,生病之后,他晚上時常熬夜到兩三點,但早上五六點總會準時起床,來到李健軍床邊,把兒子從睡夢中叫醒陪他一起喝早茶、聊天。

  直至李經緯去世,李健軍始終不辭辛苦地陪伴著父親,至今未娶。李經緯曾向他的老朋友說,二兒子十分孝順,就是耽誤了他終身大事,頗為遺憾。

  生病之前的李經緯將心血都傾注在健力寶上,他的大兒子李健東說:“在我的記憶中,他幾乎從來沒有像人家父親那樣過家庭生活,很少在家看到他的身影,以至于我們家沒有一張那個年代的全家福合影。”晚年的李經緯回到家人身邊,讓他終于知道了父親的另一面,也感到了父親的大愛。

  熟悉李經緯的朋友們知道他喜熱鬧,便時常陪李經緯聊天,家里人多時,李經緯會頗有興致地和大家打麻將,一邊吸煙一邊聊著近來發生的大事,原健力寶總裁助理、總裁辦主任李志強說:“他煙癮很大,一天能吸四五包。坐在輪椅上不方便,吸煙、打麻將成了他最重要的娛樂活動。”

  但每當朋友問及病情他都一笑而過,轉而詢問朋友生活工作怎么樣。李志強說老板身體多年受到疾病折磨,可他從來不向家人和探望的朋友訴一聲苦,他總是不甘心別人把他當成病人和弱者,他把尊嚴看得比生命還寶貴。

  意志堅強的李經緯個性也很強,身邊的朋友、健力寶的老員工都稱呼他為“老板”。“他喜歡這個稱號”,李志強說,“但老板也有強勢的一面,在健力寶時,從來沒有哪個副總敢說不。”

  但唯獨有一人例外,那就是李寧。李經緯每次見到李寧就會“笑得像朵花一樣”。李寧是李經緯一手栽培的,在李寧最落魄的時候,李經緯的提拔讓這個體育界的明星,順利轉型為企業界的新星。李寧對李經緯也有特殊的感情,李經緯離開健力寶后,完全失去了經濟來源,李寧主動承擔起了高額的醫療費。李經緯中風后,曾在廣州住院一年,并在北京康復兩年,這期間,都是李寧為李經緯支付各種經費。

  李經緯雖然在病榻上,但仍時常關注李寧的發展,“李寧股票多少了,跌了這么多,李寧壓力大了”。中風后期,李經緯有些失憶,但常會把李寧股票的事情掛在嘴邊,他常念叨:“告訴李寧,要注意營銷。”

  2013年春節后,李經緯被查出肝癌晚期,醫生直言:“熬不過三四個月了。”家人和朋友不愿告訴他實情。李寧叮囑,讓他繼續吸煙、打麻將,娛樂活動都不要斷,他想做什么不要攔著。

  有一天,老部下陸德仁前來看望老板,李經緯說:“我完了,人總是要死的,死了比活著舒服,讓我睡覺著走。”陸德仁一下子就紅了眼圈,大家都以為老板不知道,其實他心里一點都不糊涂。在最后的兩個月里,李經緯仍不斷吸煙,但只是把點燃的煙放在桌上看著它一點點燃盡。他的家人朋友開始為他準備后事,李經緯清醒時囑咐,想從三水走,最好讓我走的時候睡著了。

  去世前三天,李經緯已是重度腎衰竭,每隔十多分鐘就有便感,護工說會幫他收拾干凈,但他仍堅持上廁所,這時他已經非常虛弱,每次要三個護工才能把他扶進廁所。4月22日凌晨,親友們將李經緯從廣州護送回三水,李經緯于當日在三水辭世。正在韓國出差的李寧立即啟程回國,并為李經緯徹夜守靈。

  解不開的心結

  2002年后,健力寶的道路并不平坦,李經緯滿腹感慨卻無人訴說。陸德仁十年來數次看望李經緯,他形容老板的狀態“郁郁沉寂”。他透露,李經緯在病重期間曾抱怨過,無法理解三水政府為何不將健力寶賣給他。

  中風后,家人不許李經緯再關注一切與健力寶相關的新聞,但他仍會悄悄看報紙。財經作家吳曉波[微博]曾經寫過一本暢銷書《大敗局》,他用較長的篇幅在《大敗局2》中,描寫健力寶這瓶神奇的“東方魔水”是如何變味的。李經緯知道這本書之后,讓保姆偷偷買來這本書。一次李志強前來探望他時,他悄悄從枕頭下拿出這本書,笑著向李志強介紹:“這本書寫得不錯吧?”李經緯對吳曉波的描寫很是喜歡,他說雖然文章有部分內容失實,但對健力寶的認知有高度、準確度。

  李經緯為人慷慨大方,他常說“理解萬歲”。這一個性為他贏得了不少朋友,追悼會當天,有幾位曾合作過的經銷商特地從外地趕來送別李經緯。李志強說,老板從不與經銷商爭利,扣點、物流等方面老板都愿意讓利,所以經銷商們都很喜歡老板。

  晚年李經緯曾反思自己當年的行為,也曾表示后悔。商人過于強勢,自然有利有弊。李志強就坦承,李經緯在處理政府關系時候太過強勢,缺乏主動溝通。

  1998年,李經緯60歲,臨近退休,三水市委(1993年5月28日,三水撤縣設市,2002年12月8日,撤銷三水市,設立佛山市三水區)召開會議討論李經緯退休問題,只有當時的市委書記蔣順威表示“健力寶離不開李經緯”,其他6個常委都保持了沉默。政府7個常委進行表決,只有一個人愿意李經緯留在健力寶。這件事對李經緯刺激很大,他想不明白,他作為創始人為何會受到這樣的排擠。

  而在公司內部,他的強勢也使得健力寶兩次錯失上市機會。陸德仁表示,8年內有13次增資,但李經緯都沒有用來購買股份。“老板太自信了”,李志強說,“健力寶曾錯失最大的機會是股份制改革”。

  當時與健力寶面對同樣制度問題的還有美的等公司,李志強1997年曾去美的考察,并撰寫了一份健力寶股權改制建議,但李經緯拒絕了這一提議。當年有報道稱健力寶將登陸H股,“這都是吹牛的,更沒有止于上市前夜”。關于股份改革的爭議一直不斷,但從沒正式實施過。

  談及李經緯的貪污案,李志強說,在法庭上李經緯沒有辯護,只表示“我這輩子,對得起三水,對得起員工,對得起黨和國家”。當時企業買保險,珠三角公司都這樣,“老板確實存在問題,但明顯有人不放過他”。

  健力寶經歷了張海、祝維沙、李志達等時代后,終于在現任董事長葉紅漢管理下逐漸安定下來。李經緯曾表示,葉紅漢做得挺到位。李臨終時,葉紅漢連夜從香港趕來三水探望。去世后,健力寶公司為其發訃告,并由企業工會參與負責其追悼會。

  三水區委的一名官員本想以區委的名義送花圈,但隨后被告知,最好還是以個人名義來贈送,而為了避免惹麻煩,李經緯家屬和朋友商量后,決定任何政府部門送來的花圈,職務一概抹去。

    分享到:
     

    專題推薦

    精彩圖片

    熱門標簽
    2月8号体育彩票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