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移動互聯 > 正文

坤鵬論:消費金額返現背后是無盡的套路 扒一扒另類云聯惠

發布時間:2017-06-21瀏覽:我要評論
前幾天坤鵬論寫了一篇《萬能無限上網寶 流量無限背后隱藏著收入無限》的文章,說實話很久沒有寫過這類文章了,后來拿出來翻了翻,當時這篇文章還有一些內幕沒有挖掘出來,不過沒想到反響很大,有網友發私信,想讓坤鵬論分析一下云聯惠。所以坤鵬論今天來分析一下這個云聯惠。
1、云聯惠模式
 
云聯惠我們可以理解成是一個類似于天貓的電子商務平臺,賣家在上面賣貨,買家通過平臺買貨。不過與天貓不同的是,在云聯惠上的消費,最終都會返給消費者。坤鵬論發現他大多數新聞稿里都是以10000元消費為例,我們也以10000為例說明一下吧。
假設消費者在該平臺消費了10000元,這10000元將會以每天0.05%的額度返還給消息者。商家要交16%給平臺,但這16%也將以每天0.05%的額度返還給商家。
除了消費者和商家有返點以外,邀請人也是有利可圖滴。如果你邀請的人在平臺上消費了,他所有的消費額你都可以提成1%。如果你邀請的人是商家,在平臺上賣貨了,那他所有銷售額,你也都可以拿0.5%作為提成。
 
2、認識云聯惠

了解完云聯惠的模式后,我們還是來了解一下云聯惠吧。
根據其官網介紹,云聯惠的經營公司是廣東云聯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是在2014年1月6日注冊的,大股東是廣東云聯國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坤鵬論查了一下,這家投資公司大股東是黃明,占股99.795%,絕對控股,而這個黃明同樣也是廣東云聯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東,占股18.8171%,黃明是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坤鵬論查了一下,該公司在2017年3月份有33份民事訴訟,基本都是涉及員工賠償問題的一審和二審判決,從這些判決書上可以有幾個大致判斷:
(1)公司未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或未與全部員工簽訂勞動合同;
(2)在與員工有勞動糾紛時,在有一審判決的時候,公司一般都會上訴,雖然上訴之后也拿不出其他有力證據,且每次上訴都以敗訴告終;
(3)工資是以股東個人賬戶發放的,而非公司賬戶,至少有民事糾紛的這些案例中是這樣的;
(4)這些判決很多都是2016年初在公司工作的員工,簡單翻了一下,每月工資從2000到30000元不等,應該涉及到從普通員工到管理層;
 
3、解讀

坤鵬論查了一些資料,對這個云聯惠有一些解讀,未必準確,大家可以參考。
如果按其介紹所說的日返0.05%,那2000就能把所有金額返完。事實上并非如此,按其公開介紹資料上的介紹,該0.05%是當日剩余總金額的0.05%。比如第一天剩1萬元,返0.05%即5塊錢,第二天的時候,返還金額就是(1萬-5)x0.05%=4.9975元。有句話叫“一尺之木,日取一半,取之不盡”,形容的就是這個意思。以10000元消費為例,5年返還60%,10年返還84%,25年返還99%,最后的1%將無限延續下去,永遠無法返還完。
另外,就坤鵬論的理解,在有銷售時商家的16%也不是從銷售額里扣,而是要另外交銷售額16%的錢給平臺。這么算起來,如果真有1萬銷售額,那平臺短期內拿到的是1萬+1萬x16%=1.16萬元。
按此方法計算,即使不考慮遞減的情況,消費者和商家第一年一次可以拿到1.16萬x0.05%x365天=2117元,考慮到遞減的情況,最終金額會比2117元少一些。如果再加上要付給商家的1萬元商品款,那平臺要當年要支付出去的金額是1萬+2117元=12117元。平臺收到的錢是來自商家的1萬元和來自商家的1600元共計11600元,所以平臺實際要支付出去的錢只有12117元-11600元=517元。
也就是說,第一年商家實際要虧517元?
并沒有。
至于說商家收到的銷售額什么時候能提現,以什么形式提現,這個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有篇文章里介紹,提現要收13%手續費。考慮到13%手續費我們再來計算一下。
商家提現時,收到的錢應該是1萬x(100%-13%)=8700元,再加上每天分成的2117元共計10817元,而平臺收到的錢是1.16萬元。如此計算,平臺在第一年不僅沒有虧錢,還賺了1.16萬-10817=783元。
至于第二年及以后的錢怎么兌付,只要有源源不斷的新客戶進來,有沉淀資金在賬上,就可以跑很長一段時間,因為他第一年是掙錢的,未來兌付的金額每年也并沒有想象的那么高。在沒有到一定規模的時候,是沒有跑過必要的。
這個套路之深,不認真分析還真看不出來。
 
4、背后的“專家”

云聯惠在營銷時提到過,自己獲評“中國科技創新型企業”,創始人黃明獲得“中國民族品牌十大領軍人物”。上述獎項的頒發方為中國民族產業發展論壇組織委員會,聽起來是一個非常高大上的組織,其實這個組織實為中國民族產業聯合會和中國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促進會聯合主辦,而兩協會均在民政部今年公布的“離岸社團”、“山寨社團”名單中。
另外,為去聯惠背書的兩位“教授”,何智斌對外公布的身份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國學教授”、“中國國學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在2015年“首屆999云聯惠國際消費樂返節”,以及湖北省內云聯惠的市縣級代理開業儀式上,何智斌均聲稱其代表“中國社會科學院”,預祝“活動取得圓滿成功”。有記者專門向中國社會科學院及中國社科院研究生求證,得到的答復是:“無國學教授職位”、“何智斌查無此人”。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為馮復加而非何智斌。
另一位教授是侯書生,其對外公布的身份是“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知名學者”。有記者向國家行政學院求證,國家行政學院答復稱,侯書生既非國家行政學院教授,也非所謂的“知名學者”。此前侯書生僅是國家行政學院出版社一名普通合作編輯,“2015年,我們發現他打著出版社策劃總監、教授身份的幌子在一些大學講課、搞活動,經警告無效,我們在2015年年底解除了合作關系。”
有人質疑公司會不會跑路,坤鵬論在其宣傳資料中查到有這么一句話:
 
廣東云聯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國政府批準合法經營的公司,有法律保障、政府護航,沒有經營上的風險。
 
有些常識的人都了解,但凡是在工商局登記注冊的公司,都是經政府批準的,難道就因為是經過政府批準成立的,政府就要為這些公司的經營兜底么?公司就不能破產了?相關人員就不能跑路了?
坤鵬論查了一下,消費返現平臺云聯惠并不是首創,在他之前還有樂宜購、心未來、我的未來網、玉兔、全返利等,都已經跑路了。
 
5、各地政府不斷提示風險

有人向當地工商部門舉報其涉嫌傳銷,工商部門最終認定其不符傳銷“構成要件”,但涉嫌非法集資,不過截止到目前,云聯惠仍然在正常經營。
2016年底,山東省金融穩定監管部門發出通知,要求針對消費返本模式進行排查,提示風險勸退;今年初,又專門針對“云聯惠”消費返本平臺,進行檢查。體現在濟南,便是下發《關于對“云聯惠”消費返本風險進行摸排和處置的通知》,要求各區縣進行專項排查。寧夏和湖南也相繼發布防范云聯惠“非法集資風險”的緊急通知,并將異常情況通報至公安部和銀監會。
 
至于云聯惠最終會向哪個方向發展,坤鵬論不好說,不過同樣是以返現為賣點的“萬家購物”15名高管或代理商已經獲型入獄了。
    分享到:
     

    專題推薦

    精彩圖片

    熱門標簽
    2月8号体育彩票36选7